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单页 > 正文

    教师频频自杀,谁来关注且在讲台上的老师们,未来的路在何方

    2018-09-28 18:17:16    来源:教育问诊    浏览:53    回复:0    点赞:0

    原创: 崔进 教育问诊 

    作者:沁园春

    悲剧,又一个悲剧,教师的悲剧何时为止!

    2018年9月13日早晨6时许,河南洛阳第十七中学52岁的初三班主任、数学教师王宏召跳楼自杀了。他是1988年河南师范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洛龙区教育系统唯一同等学历,同样年纪,未被评聘为副高职称的教师。据王宏召生前同事、同学以及教过的学生评价,王老师是一个耿直、有正义感、温文尔雅的人。

    王宏召编辑了生前最后2条短信,但未写收件人。一条短信内容为:“我是自杀,以此表达对教育局及学校的失望,原来拖欠工资,现在各种各样检查、乱七八糟档案、名目繁杂培训、职称不公。”另一条短信内容为:“期望真正的教育。”随后,他便从学生宿舍楼顶跳下,当场身亡。又一个王老师走了,我们不禁要问:谁来关注我们的教师,谁来拯救我们的教育?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教师自杀了。自杀,有来自学生的原因,有来自家长的原因,还有来自学校来自社会方面的原因。教师,俨然成了一个高危的职业!3年前清明节的第一天,我校王芳老师在宿舍身亡。据说是因烤木炭取暖一氧化碳中毒,学校当时沒有举行祭奠活动,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定论。在当地清明节,早已是春暖花开,繁花似锦了,完全没有必要取暖了。所以这个原因让老师们难以置信。

    王芳老师是一位小学英语老师,我和她搭班。班上几个学生调皮捣蛋,上课经常起哄,对于男老师上课都很吃力,何况是一位柔弱的年轻女教师呢!一位高大个男生上英语课经常作对,有时还坐在课桌上,坐到窗台上,气得她课都上不下去,也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有时候班主任还要到班上维持秩序。

    可怜的王芳老师,还没等到教师幸福感到来的那一天,就离我们悄悄地走了。我可以想象她内心的苦闷与绝望——工作的压力喘不过气,大龄剩女抬不起头。这些,不得不反思我们教育的问题。


    老师们自杀,绝不会是一天二天的念头,而是长期压抑在内心,或许早已成病——抑郁症,只是我们同围的人没有发现,我们的领导事不关己,只顾忙于自己的私事罢了!

    教师是最没有前途的职业,你工作一辈子,也可能还是个一线教师,原地踏步走。你越是会教书,越是认真,工作越出色,也就越没前途——90%的老师都是这样,因为现在没有哪个领导是靠会教书上去的。惟一能给老师们安慰的就是职称评定,高级职称一直是老师们心中的梦。而名额有限,弄虚作假等种种原因又限制了一线教师正常的评定。

    大部分老师都是清贫的,除了城市的老师,近水楼台先得月,人虽辛苦但还有经济上的富足聊以自慰,有精神上的尊重活在当下。而在乡村,财政空虚只是个借口,就惟独不发你教师的补贴。实际上职称除了名誉上好听之外,主要是工资收入多些。我想王宏召老师肯定是缺钱的,因为他连中考奖的200元都在争取。换句话说,校长连200元的中考奖金都不愿给老师们。什么都还要老师们去争取,这是权力的任性,制度的腐化!

    虽然消息在当地封锁了10多天,但封锁不了人们内心的愤怒与悲哀。形式主义,霸权主义横行在我们的教育领域。毒瘤不铲,恶性不止!老王老师就是现行教育行业的牺牲品,说好的给教师满满的职业幸福感呢?难道就是停留在口头上,做做样子给人看戏吗!

    小王老师一定会死不暝目,一定还在翘首以盼。等工资涨了就到城市多逛逛,买几套新衣服,多陪陪男朋友,多回家陪陪父母以尽孝心。等《惩戒法》制定了,就可以吓唬吓唬那帮熊孩子,也不至于束手无策,处处被动,惶恐不安!可3年过去了,这一天仍然沒有来到。

    年轻老师可谓是给教师行业注入的新鲜血液,是教育未来的后备军。但乡村学校条件有限,缺吃少住,每月工资捉襟见肘,错过了最佳的恋爱时光,这是一生的不幸。加上工作经验不足,管理课堂能力欠佳,也就为后续的不幸埋下了伏笔。但这些都不能成为她绝望的借口,因为不是每个班都有这样的熊孩子,不是非要给她一个教学岗——很多时候,领导们能不能走近老师们的心灵,多听一下她们的呼声!

    没有哪个人生来就能当好老师,也不是哪个人生来就能当好校长。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培训,我们有许多的管理部门,还有那么多的砖家叫兽,只希望你们来实际一点的,与老师们走近一点,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小王老师走了,老王老师也走了,还有站在讲台上的若干王老师们,你们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声明 本文来源:中小学教育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